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园区电子报

《怀化高新区》第九十四期第三版

发布时间: 2022-10-17 11:03信息来源:怀化市高新区


庆祝正清集团成立三十周年“我与正清共成长”征文系列 

三十载正清妹妹自芳华 

□ 温晓萍 

7月26日,正清集团人力资源中心进行了新员工集体培训,新进正清人在人力资源中心报到,有些小姑娘好奇地问主管劳资的彭辉媛副部长:“彭姐,您到正清多少年啦?” 

彭辉媛不禁一笑:“正清多少年,我就多少年!” 

其实,不仅仅是正清工龄就是她的工龄,在正清成立前的1989年3月,经过多轮选拔,她与八名姐妹走进了位于安江镇的怀化地区制药二厂,也就是正清的前身,厂址在依着沅水,错落有致,傍山而建,当时彭辉媛分配在了注射剂车间,当时的车间非常简易,生产线也多为人工操作;旁边的固体制剂车间进行填充胶囊时,还得进行人工填充,一粒粒地填充药粉,一版版填充完,又得装盘另一版,非常繁琐,费时费力;还有,当时因为没有安装空调,注射剂车间中的洗瓶操作间非常热,常常进去不到10分钟,操作人员就汗流浃背...... 

但是,现在好了,每当彭辉媛到综合制剂车间,沿着宽阔的参观走廊,走进全中央空调的操作间,人员在智能化、全自动的生产线上,操作着国内、国际一流的联动生产线,彭辉媛不禁感叹:正清30年,旧貌换新颜! 

“叫一声我的正清妹妹,妹妹,看一眼我的正清妹妹,妹妹,你洋洋洒洒好像都市女,你水灵灵又如乡下妹……!”这一曲《正清妹妹》婉转动听,悠扬的乐曲声中,仿佛看到烟波流动的正清妹妹款款走来。大家不知道,这歌的词曲作家石煌远就是在正清山上看到了彭辉媛靓丽身影,才猛然灵光一动、曲调涌现,才有了这一曲人听人爱、花听花开的《正清妹妹》! 

那时候,《正清妹妹》舞蹈走出了怀化、走到了长沙,获得了全省医药行业文艺汇演金奖,成为了正清一道美丽的风景线! 

30年回首,正清给了彭辉媛及许许多多制药人的筑梦舞台,她们从安江来到怀化,见证了吴飞驰董事长从广州带来的新风尚、新举措—— 

正清,第一次冠名怀化环城自行车赛。 

正清,怀化第一家企业冠名怀化礼仪小姐比赛,彭辉媛还深深记得她获得了第二名,她笑着说,就是照片找不到了! 

正清,第一家全员签订劳动合同,彭辉媛和她的正清妹妹们完成了身份置换,焕发着全新的工作活力! 

与正清共成长,30年来,彭辉媛也一步步成长成为了企业中层骨干,及时给员工进行劳动政策的解答,消除他们的疑惑,给予他们政策的帮助及关爱...... 

现在,她又伴随着正清整体搬迁入园已经7年,因为家在市区,每天往返2小时,为此,胆小的她学会了开车,成为了中方路上的正清人人皆知的“中线车王”,无论您忙于超车,无论您急着穿插,而她,以永恒的优雅姿势,开着她笨拙的两厢车,带着她的正清梦想,坚定地、缓慢地、款款而行……


我与正清十年 

□ 肖丽业 

2012年至2022年,是十年光阴,我到正清工作也正好是十年。 

我叫肖丽业,2002年毕业于湖南省医药学校,毕业后曾到长沙浏阳生物工业园上班近十年。2011年,因实在太想回家,便回来希望在怀化找一份工作,将工作目标定在正清制药。 

毛遂自荐,打电话问人力资源部招人吗?不凑巧,那时不招人,于是我到药店上班2个月。2012年2月再一次打电话咨询时,正在招聘,于是很高兴地参加面试,十分幸运,我应聘上了,成为正清制药质量管理部QC。 

2012年12月,正好赶上正清成立20周年。深刻记得,在有些寒冷的冬天,在老厂没有中央空调的礼堂,却激情澎湃、热火朝天地举行着20年厂庆表彰大会。我开心地拿着“湖南正清制药成立20周年纪念币”向丈夫自豪说道:“正清不错吧!20克银币一枚哦,上面还镶嵌了每位员工的名字。” 

他回答说:“不错、不错,继续加油努力!” 

以后的9年时间里,我都像我丈夫说的那般,努力着,加油着。 

中间也发生一段插曲。 

2019年9月,抱着学习,到外面看看的心态,我离职到私人医院制剂室工作了一年半。 

在医院制剂室工作时,每次去市场监督局开会,局里领导会说,你们要向正清学习,正清各方面都做得很好。 

轮到企业发言时,都要点名要求正清先发言,说正清作为龙头企业要先发言。 

作为从正清出去的一份子,听到这些亦感到自豪。以前总是抱怨工作太多,有写不完的记录、做不完的实验、测不完的水样、发不完的报告单、取不完的原辅料,后来发现忙碌工作能使你学到更多知识,能使你的工作能力更上一层楼,能让你变得更优秀。 

2020年7月,在省局一次检查中,检查员问我:“你以前在那里工作?” 

我回答:“在正清”。 

检查员一听是正清,十分信任地说:“你从正清出来的,那你对这些都懂都会”,说完就将记录还给了我。我再次深深地感触到正清二字的力量。 

在医院制剂室工作一年半之后,经过再三思考,我想回到正清,并决定回到正清,回到那个充满青春活力、积极向上的质量管理部。质量管理部QC是正清最年轻的一支队伍,天天和她们在一起,工作能让我也变的年轻青春,充满上进心。 

2021年1月21日,我回归正清第二天,不断收到原来同事温馨地问候:“回来了。” 

我回道:“是的!我回来了!”一句温馨的问候,一句轻松的回答,融化了很多。 

2021年3月9日,化验室来了新同事,尽管我重新进入正清还在实习期未转正,但是领导安排我带教,这种信任令我十分感动。 

2021年4月,通过实习期,我再次正式成为正清集团一份子,和这一群充满阳光积极上进的人再次成为了同事。 

虽然经历了一些坎坷和挫折,可看到公司快速发展,我深深地感到骄傲和自豪,也很荣幸自己与企业一起成长。感谢领导对我的宽容与教导,感谢同事对我的关怀和帮助。 

春华秋实,时光飞逝,转眼10年,寒来暑往,我们目睹公司的点点滴滴,亲历了他发展壮大的过程,相信公司越来越好,我们也会越来越好。 


伴随正清成长 见证正清发展 

□ 舒满英 

初见正清 

1993年,那时公司还在市内老厂,叫白云山制药总厂怀化分厂。在学校分配工作时,听说药厂来了位年轻有为的厂长,带着好奇与憧憬,我和两位同学搭着汽驾三校的教练车沿着坑坑洼洼的路来到公司。车进厂区后,印入眼帘的是几栋稍显陈旧的厂房和鱼塘边的家属楼。些许失落从心中划过,不过更多的是对新生活的好奇与憧憬。

爱与传承 

进公司,最开始的是学习,随后去车间实习。 

实习先去的是二车间,一栋四层楼的房子,四楼质量部,三楼化验室,一楼和二楼便是生产片剂和胶囊的二车间了,四通八达。车间虽略显简陋,但师傅们对我们这些新来的学生是非常耐心的,手把手地教我们手工填充胶囊、装瓶等等。空闲时还教我们唱唱歌,一天总在快乐中不知不觉度过。 

第二岗是质监(现在叫QA了),去的是注射剂车间灌封工序。灌封室在车间一楼,环境与现在的灌封室是天壤之别。时值十月,灌封室潮湿且炎热,一进灌封室衣服便湿了。带我的质监祁兰姐和车间班长刘爱莲阿姨,是热情又耐心的两个人,我有不懂的地方总是不厌其烦地反复指导。虽然环境不太好,但我的内心充满了温暖。 

定岗时我来了化验室,遇到了李姐(李苏翠)、陈姐(陈建华)、邓姐(邓德华)她们,个个能干,充满活力,对我这个新进的妹妹也是爱护有加,质量标准,操作规范,一个个耐心地教。 

在前辈的爱护与带教下,我们这些学生娃,成长了,顺利地开启了职业生涯。我们也由正清妹妹变成了正清姐姐,我们也象前辈们一样带着一批又一批新的正清妹妹、正清弟弟。

我与GMP认证 

公司的同事以前常开玩笑说我的家庭与GMP有缘。只因第一次GMP认证前我正准备结婚,第二次GMP认证时恰巧我生小孩,当时同事戏笑要我们把小孩取名董GMP。 

1999年第一次GMP认证前,我和几位同事被逮着编写GMP文件,那时哪里懂如何写文件,第一次我们加班了一个晚上连开头都没写出。第二天,只好耐心地看GMP规范、技术资料。在反复学习理解下,我们终于对GMP有了认识,对文件编写有了了解。经过不懈努力,我们完成了化验室第一版GMP文件制订。过程虽然艰辛,但看着成套的文件,更多的是快乐。后来便是检验记录的规范,操作的规范。当时检验任务重,写文件都是利用空闲时间和晚上,化验室一帮年轻人常常是加班到深夜。1999年年底,公司顺利通过固体制剂GMP认证,别提大家有多开心。 

因为工作太忙,婚房、结婚物质都没准备好,我与老董(当时还是小董)把婚礼推迟到第二年。 

2003年注射剂GMP认证,那时我正怀着小孩。一边准备着GMP认证,一边迎接着孩子的到来,也祈祷着GMP认证别和生孩子在同一天。可恰恰凑巧,省局安排的GMP认证时间刚好和我的预产期是同一天。老董在GMP认证前几天非要我住院,说是GMP认证时没空,现在想来真是好气又好笑。那几天老董忙着两边跑,董事长看在眼里,对老董说让食堂做好饭菜送给我。这份温暖与恩情至今留在我们心里,也会永远记住。 

注射剂GMP认证的前一天我家迎来了我们的宝贝女儿,我出院时GMP认证已顺利通过。真是双喜临门,幸福满满!

韶华不负 

时光飞逝,转眼间快三十年了,正清从一家稍显陈旧的小厂,变成了一家现代化的制药集团,其中有过艰难,但终显辉煌。我也从青涩的学生,成为了一名车间管理人员。 

在这里,有了自己的爱,自己的家。 

走在路上,别人问起:你是哪里的? 

我会骄傲地问答:我是正清的!


我的“职业生涯规划” 

□ 彭祖仁 

初见 

1997年7月,我大学毕业,在离开母校“湖南医专”前夕,在湘江边一家宾馆会议室内,参加了一场面试,面试官正是湖南正清制药集团吴飞驰董事长。 

面试有一份问卷,其中一项需要填上职业生涯规划。我见了有些懵,不是很懂,吴董事长耐心地解释说是进入公司后,个人发展的计划。 

从业选择需要慎重,职业发展要有目标,职业选择决定个人规划和公司发展是否契合。当时,我还有另一个选择,就是服从国家计划分配,回老家安仁县人民医院药剂科。 

吴董事长向我们阐述了怀化的发展趋势,正清的发展愿景,以及他个人的理想抱负——振兴民族中医药。我被深深感动,果断选择到怀化,入职正清。 

选择 

1997年10月,进入正清实习3个月后,将面临工作岗位的选择。3个月我先后到公司三个车间轮岗实习,每个车间各有特点,都很适合我,可我不能都选择。 

口服液车间贝日华主任给我印象特别深刻,他和蔼可亲,任劳任怨,我们都喜欢他。 

考虑到当时口服液车间没有专业药学专业的员工,技术比较薄弱。我便申请到口服液车间工作。我在口服液车间配料岗位,一干就是三年。 

在车间硕大的敞口锅旁浓缩灵芝提取液,每日蒸汽腾腾,云遮雾霭。在冬天里,阳光从玻璃窗外照进来,在蒸汽上,还呈现美丽的彩虹。许是三年里,天天接受这“仙气”的熏陶,成就了我后来的不老传说,大叔的年龄,却依然有“高中生颜值”。 

2006年初秋的一天中午饭后,阳光和煦,正清亭上凉风习习。向阳的草坡上,小草茂盛柔软,我坐在草坡上,对着秋阳发呆。当时我已到采购岗位,负责物料的采购,这是一项繁琐的工作,我有些难以适从。 

正想着心事,时任人力资源部长陈浩,从食堂那边慢慢踱步过来。 

他问:“听说你现在很苦闷,压力很大?” 

我回:“生产急需物料,供应商压款太多,发货磨得嘴起泡还要不来。” 

他理解地说:“这个工作岗位看来不适合你,你希望到哪个岗位去?” 

我试探性的回答:“我可能更适合做技术,比如工艺研究。” 

他笑着说:“是啊!我看了你入职时的职业生涯规划,当时你填写的是做药品研究的。” 

…… 

于是,自那时起,我开启了我的工艺研究生涯。 

沉淀 

尽管工艺研究非常繁杂,但是因为我热爱,能静下心,钻研到其中! 

16年来,各种生产细节各种生产问题需要去解决,各种方案总结耗死N多脑细胞,各种调查去探求真相,各种实验吸收了好多不常见的“稀有”气体,各种失败到怀疑人生,各种加班和不眠之夜……偶尔成功,喝酒喝到胡言乱语,热泪纵横! 

在工艺研究的路上,最难忘的是2010年夏天的某天,在雅安邛崃山脉,烈日穿过枝叶,在山间公路上投下斑驳摇曳的光斑。 

一辆商务车在蜿蜒曲折的路上疾驶,路况不是很好,时有颠簸摇晃。 

时值鱼腥草注射液安全性再评价研究开展的关键时刻,为了尽快恢复鱼腥草注射液的生产,董事长殚精竭虑,请来中国工程院院士李连达,并联合雅安三九公司,共同开展攻关研究。 

此行,正是董事长亲自带队,带着公司生产、技术、质量人员,从怀化出发,奔赴千公里之外的雅安三九公司。 

我在工艺研究室做了三年产品工艺管理,在仇总的带领下,参与鱼腥草项目,做了一年制剂工艺研究,所以这次随行交流。 

我们先坐火车到达成都,又马不停蹄乘商务车前往雅安。这趟出行连续奔波二十多个小时,我尽管年轻,也出现了晕车欲呕。 

再看前排董事长微皱眉头,便问他是不是晕车了?他捏了捏前额说,没事,这段时间忙有些感冒,加上没有休息好,吃点药就好了。说话间,正是过弯处,车外的阳光透过车窗,洒在他的身上。董事长的神情略显疲惫,可是他的目光十分坚毅。我内心涌起一阵感动,董事长的中药情怀——以振兴民族中医药为己任,从不放弃。 

董事长对中医药的坚持深深地影响了我,让我坚定了留在怀化的信念。这让我对父母和故乡,有一种深深的歉疚。 

我老家后山有座果园,父亲将果园打理得很好。果园里有桔子、柚子、奈李、板栗、枣、桃……果园周围种了一圈荆棘。 

父亲晚年,身体状况已经很差,但仍然柱着拐杖,几步一歇,到果园劳作,拔草、除虫、剪枝、浇水肥,果树被父亲伺候得枝繁叶茂,果园里地上起垄、沟壑分明,不见一根杂草。他还找来几个旧瓮,沿坡埋在地里接雨水,以解决果园旱季灌溉的问题。我很诧异,父亲是怎么做到的?他有心衰,走几步都气喘。 

老家郴州离怀化比较远,我不能经常回去,偶尔回家一趟,就陪同父亲去果园走一走。父亲每次都很高兴,给我介绍各种果树,说,这棵桃树长高了;那棵板栗不好打,要爬树,拿个长竹竿敲,有次不小心摔下来,幸好没摔着;奈李刚开始结果,还不好吃,过两年多施点肥,树长大些味道就很好了……听到这些,我很心酸,劝他,年纪大了,不要这么辛苦了。 

父亲说,我不种田土就荒了,一年长草、几年长柴。父亲用手指了指果园周边的土地,那是别人家的地,草木繁盛,根本看不出来原先是耕地,还长了大树,有好几米高。 

我说,荒就荒呗,我供你们生活费用。 

父亲沉默了一会,说:“我是老党员,别人的地能荒,我不能让自家田土撂荒”。 

我很内疚地说,要是我当初选择在县里上班,离家近,就有时间来家里帮帮忙,你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。 

父亲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问:你到正清多久了? 

我说,快二十年了。 

父亲说,路是你自己选的,选定了就不要后悔,坚持走下去。做事就是这样,有得就有失。从你当初到怀化去,我就做好了思想准备。 

父亲走的那一年夏天,还在田里插秧、割稻,做着各种农活。 

收获 

2018年7月24日,悠往会议室,公司投资的原料药盐酸青藤碱生产线项目,接受省局GMP认证检查。偌大的会议室,二十多名同事,几位省局专家小组,正在进行软件检查。 

我陪同的是省局国家级检查员李长林老师,我向他详细汇报了原料药的研究情况,从历年的工艺研究获得了优化工艺方案,到新生产线的设计建设,特别是生产线智能化的应用,以及研究成果获得了15件专利受理,5件专利授权的科研成果。我的汇报得到了李长林老师的高度褒奖,并肯定了我们所做的研发工作。 

2022年1月28日,公司五楼大厅,年度总结大会,在热烈的掌声中,我第一次登上了领奖台,接受正清集团吴飞驰董事长授予的正清最高荣誉——“标兵”奖励。这是对我的莫大鼓励,也是对我二十五年正清职业生涯的充分认可。 

假如现在要问,我有生涯规划吗?我觉得,可以说没有,也可以说有。说没有,是因为我未按照具体的规划逐条去实施去实现。说有,是我选择了秉持初心,坚持了方向。

为切实解决建筑工地扬尘污染问题,贯彻落实《怀化市扬尘污染防治条例》要求,连日来,怀化高新区开发建设局重点围绕辖区建筑工地开展扬尘治理工作。